首頁 » 作者存檔: 電光. 幻影 ( 第 5 頁 )

Author Archives: 電光. 幻影

關於 電光. 幻影

曾留下追憶裏的情景,好比一場電光的幻影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Prometheus (普羅米修斯) 劇情大解構

 

創造論, 人類靈魂中有一個永恆的主宰
進化論, 基因變異物競天擇自然的定律
要尋找造物主存在的蹤跡, 要追求無窮無盡的命脈源頭
本就窮一生之力都得不著答案, 電影開啟人類的想像空間, 神話誘發人類的想像力量
普羅米修斯就是要尋問, 就讓我們嘗試跟隨普羅米修斯號, 踏上尋根立信之旅… 閱讀全文

Skyfall 新鐵金剛智破天凶城 (Sam Mendes, 2012) – 劇情篇

 

“There is a storm coming." 007 對 M 說。

這既指他們面前的天氣,也是電影《Skyfall 新鐵金剛智破天凶城》中準備直入最後高潮,暴風雨前夕的預告。然而,這個台詞怎麼這樣熟悉? 不就是早前《The Dark Knight Rises》(夜神起義)中貓女對蝙蝠俠說過完全一樣的話嗎? 當然這對白非蝙蝠俠專利,早在1984年的《The Terminator》(未來戰士) 已有使用過; 只是情節若有雷同算巧合,細節有所相似是參考,連台詞都照搬無誤,那就難免叫人有所比較了。導演 Sam Mendes 都曾暗示蝙蝠俠系列對這次《Skyfall》的影響,但不論主題探討、角色設定、重點對白,John Logan, Robert Wade 與 Neal Purvis 合寫的劇本,都與 Christopher Nolan 蝙蝠俠三部曲高度重疊,竟然在影評影迷間俱受落,《Skyfall》叫好又叫座,大抵又證明了亮麗影像可騙過無數眼睛,基本的故事缺陷都可拋開不理了。 閱讀全文

志明與春嬌 春嬌與志明

 

兩性交流, 不外乎一幕幕你追我逐的火花
疑幻似真的 UFO, 似有還無的鬼故
隨風飄蕩的膠袋, 凝結昇華的乾冰
沒可能的, 卻在不知不覺中發生
這正是, 愛情萌芽的狀態

行雲流水的流暢, 吞雲吐霧的困惑
場景過渡得了無痕跡, 一天又一天的曖昧遊戲在一幕又一幕中緊密接連
有如愛情的感覺, 不能逐格捕捉其動心的一剎,
卻總是後知後覺 看似平淡的相處細節, 卻在一點一滴的建立更親密的關係
沒能追溯開始的一瞬間, 只有懂得表露情意的那一刻 閱讀全文

第 41 屆香港國際電影節 選片名單

 

去年(第40屆)重點在亞洲片,今年則聚焦東歐,20-21部作品之中,超過八成來自歐洲大陸。所選電影平均片長也創下新高,加上近乎每日看戲的排片程度,今屆可算是最具挑戰性,也可期為最有滿足感的一次。 閱讀全文

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圓滿結束,重溫一下去年寫過主要得獎作品的文章

 

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圓滿結束,得獎名單大致上可算實至名歸,亦成就本土新編導抬頭的一年,但願這股創作新浪潮得以持續。

重溫一下去年寫過主要得獎作品的文章:

《樹大招風》:三位一體的香港命運再想像

《一念無明》: 內心世界的瘋狂

《幸運是我》:能與你相遇,就是一種幸運 閱讀全文

幸運是我 Happiness

 

「人生難得,轉身千百回,生命裡的相知相遇,皆是因緣所生,冥冥之中自有安排,絕非偶然。」

他叫阿旭,她叫芬姨。本來兩個人的生命軌跡互不交集,生活的色彩黯淡無光,直至在街頭偶爾遇上。他失去了母親,她希望有個兒子,他們竟有如前生的親人,在今生意外相逢,共同渡過他人生的最低處,她人生的最終點。前因何故,後果如何,故事不作深究,留下空白,任君想像。 閱讀全文

內心世界的瘋狂與覆亡 -《It’s Only the End of the World 愛到世界盡頭》與《一念無明》

 

這並不是世界末日,只是一次家人重聚,然而當事人的內心可能已是遍體鱗傷。《It’s Only the End of the World 愛到世界盡頭》、《一念無明》同樣來自八十後年輕的視角,同樣充滿著憤怒,或對家庭、或對社會,有外露的不滿、內在的鬱悶,在大銀幕下將情緒狀態兩端推向極致。

《愛到世界盡頭》為法國作家 Jean-Luc Lagarce 的舞台劇文本改編,是Xavier Dolan準備進軍荷里活的前夕所執導的第六作,延續其一向探討的主題 – 無父家庭結構之內,越愛越傷的關係。《一念無明》也是愛得越深,傷得越深的反映,為導演黃進的首部劇情長片。兩部作品的主角都有看不見的病,彷彿隨時會爆發,然而故事發展下去,電影中每個人物都有隱藏著的憂患,只是並沒有生理疾病的標籤 – 如同兩者的片名,世界正在瘋狂 (Mad World),或步向滅亡 (End of the World)。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