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 » 音樂 » 2018年度 香港樂壇二十大單曲 #13-16
標籤:

2018年度 香港樂壇二十大單曲 #13-16

 

About 音樂. 人生

撐廣東歌,推介港樂。

這四首歌,送給受痛苦、受打壓,為的是下一代未來的先知們。

《地衣》來自九龍的這一邊,深水埗的垃圾站,那兒放著一架破了弦的古箏,這就成就了話梅鹿歌曲的聲音,如一支空弦的結他,又如一塊木頭敲撃著就成了鼓,古箏原來可以轉化成如斯音色、聲效,樂器的聲音以另一種改造過的表現形式,留存下來。

《天衣》則源自對岸的港島區,中環的洋服店,裁縫布匹,一針一線,父親沒有施壓給兒子去承繼家業,而任由他遨翔去追一己夢想。上一代不需要預先為下一代做好每套衣衫,那只會限制其發展,只需要適時替其量身,隨著季節變更,不同階段去度身訂造合適的衣裳。父親歷年的手藝,換到兒子的自由,也是另一種留存,而這份情意,就以一首歌去記載。

《地衣》這首歌聽起來很頹靡、空靈,一下一下的彈弦,一串串金屬鑰匙的敲打,讀著憂傷的詩句,滲入淡淡的哀愁。然而地衣本身是一種互利共生的生物體,可附在不同物體表面下生長,適應到不同的環境,有著頑強的生命力。地衣也是植物的拓荒者,可以協助形成供其他植物生長的土壤。今天再多沙石與破土,地衣也能存活,並滋養出土壤以繁衍新生。地衣與天衣,由是同時亦有當下忍耐,寄託未來的訊息。

作為《化學》專輯中唯一加入人聲元素的曲目,《地衣》的現場演繹找來小紅帽的Ashley配搭男聲低吟,一個清亮跌宕,一個支吾沉穩,化學作用可謂天衣無縫。又看另一組男女創作成品,李拾壹與王嘉儀的合聲和諧,她的鋼琴、他的結他,流麗地交織著,詩意的詞、柔軟的歌聲,如同穿上薄如紗,又貼身溫暖的衣服,綿密的主歌作襯托的針線,就為了副歌三字的輕省成衣,全首歌沒有情緒高潮的起伏設計,也是舒服自在的呈現。

送上本年度兩大男女合唱之粵語歌代表。

第十六位: 地衣
作曲:話梅鹿
填詞:Euphemia Tam, Jeszeca Hui, Nature Hin@話梅鹿
編曲:話梅鹿
主唱:話梅鹿
(Live performance featuring Ashley@小紅帽)

第十五位: 天衣
作曲:王嘉儀, 李拾壹
填詞:王樂儀
編曲:王嘉儀, 李拾壹
監製:王嘉儀, 李拾壹
主唱:王嘉儀, 李拾壹

點起燭光的影像,連結了盧冠廷與黃衍仁在2018年音樂路的共通處,他們的創作都有來自電影的靈感,能引起天馬行空的視覺想像,同時帶著反覆思索的深度。

《飛蛾光顧》跟《心的磨練》都關乎光,關乎行路之難,同樣充滿豐富的聲音層次起伏,在當下尤見珍貴,因為標榜虛空、即食的享樂或小確幸太容易,遠大而堅定的信念困難,亦需要忍耐,像黃衍仁一曲八分鐘的長度已經不為大眾所好。《飛蛾光顧》比《心的磨練》更難得,在於盧冠廷的譜曲才華早已獨步天下 (或曰「天下無敵」),如今他是以上了岸的過來人身份,勉勵後來人追尋理想,不怕磨練; 黃衍仁則生於這時勢,正受著目前大氣候衝撃,要靠著自己特立獨行,他也有著獨特的唱腔,曲風實驗卻更遠離主流,也沒有文青清新,總是帶著乾澀的苦楚,每段歌都是一場漫長的心靈掙扎。

若果這世界沒有了光,那就燃燒自己的心靈,化作燭光,為他人引路吧。我本是獨個一人,走入喧囂的人群,歷經人生荊棘,可會記起最初的自己? 那道光有否被隱藏在暗角之處?

我從人生的起點走到終點,就只有著一個目標,要保存著那道幽微之光芒,點燃,往前走,熄滅,回頭,點燃,再走,熄滅,回頭,點燃,再走… 這並不是無止盡的循環,也不是永續的儀式,而是有著終極的理想,每趟來回,都是實在走過的路,直至光到達生命的盡頭。也許只有通過如斯試煉,才能覓尋自我,認清方向。

這並不是一人之事,而是以生命去傳揚給眾人見證,通過藝術,通過電影,通過音樂。大提琴、鋼琴、吟唱、回聲,都在提醒著每個苦行者,每個修道者,不要步進塵世誘惑而忘卻自身本性,始終如一的跟著光走,那是唯一的道路,儘管艱難,儘管狹窄。

第十四位: 飛蛾光顧 -黃衍仁 (視頻為2016年上載,並非專輯版編曲版本)

第十三位: 心的磨練
作曲:盧冠廷
填詞:唐書琛
編曲:伍卓賢
監製:葉廣權
主唱:盧冠廷

音樂. 人生 Facebook page

原文鏈接:2018年度 香港樂壇二十大單曲 #13-16,轉載請註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