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 » 電影 » The Tree of Life (生命樹) – 因我受造, 奇妙可畏
標籤:,

The Tree of Life (生命樹) – 因我受造, 奇妙可畏

 

About 電光. 幻影

曾留下追憶裏的情景,好比一場電光的幻影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上帝啊, 我能逃避祢的靈到何處?
祢無處不在, 祢無所不能
上至宇宙芎蒼, 下至地面影子,
祢與我們同在, 祢垂聽我們祈求
創立大地的全能之主, 展示人世不曾理解的奧祕

祢差遣了聖靈作伴, 與我們同在的憑證
祢是風, 隨己意思搖擺, 輕吹拂過門前紗簾
不曉得祢從哪裡來, 也不曉得祢從哪裡去
祢是水, 湧出永生江河, 大自然間流動不息
能潔淨身體與心靈, 能沖走深海中的綑綁
祢是火, 燃點爆發熔化, 煙氣上騰震動遍山
可重新改造與突破, 可發展美好文明未來
祢是光, 照亮黑暗角落, 檯上油燈地上太陽
昔在今在以後永在, 默默守護又悄悄鑒察

上帝啊, 我又該往何處尋求祢?
我呼喊祢, 卻不曾聽見祢的聲音
我跌倒時, 為何祢不把我扶起?
他們死亡之時, 祢若察看, 為何不拯救他們?
祢為何容讓罪侵蝕人的純潔?
祢為何容讓慾念如野草滋生, 又為何允許暴力如煙霧擴散?
我向風尋問, 沒有回應; 又去問水, 又去問火, 偏一無所獲
祢為何消失了於大氣之間, 還是我前面的玻璃幕牆把祢隔絕了?

從前祢開天霹地, 建築起偉大的宇宙版圖
今天人躲在高樓大廈之內, 建設起一幢幢高聳入雲的城塔
我從何時開始離棄了祢? 於是我向外尋找, 於是我要拋下世俗
走向一路寬闊無隙的境界, 尋回失去純真的當初
在祢的殿中, 再沒有時間的束縛, 過去現在或未來, 於祢沒有意義
全因所有皆在祢掌管, 全因種種都為祢見證

人類在神面前是何等無知啊, 何等卑微啊, 又是何等渺小啊
因此我跪下來, 全身俯伏, 彎下身段,
重回嬰孩的眼光看世界, 看身邊最愛的人, 看我自己
抬頭仰望, 高高在上, 在天際的祢, 那道亮光的源頭
祢與我之間的連結, 就是那張開枝子的大樹, 孕育生命的那棵大樹
大樹, 就一直在我身旁, 看著我長大, 看著我受到塵俗的罪惡污染, 一去再不返

記起親歷死亡的一瞬間, 媽媽的眼淚與質詢
那時候近距離地觀察, 世界的安寧好像因人類的出現而給打擾
人的說話, 人的舉動, 人的位置, 彷彿與和諧的大自然格格不入
萬物之靈, 在於會思考, 會懷疑,
然而在銀河的演化進程中, 我們所想所要的, 到底算是什麼?
人在世只是客旅寄居, 於千萬年的世代而言, 人有何資格去埋怨去投訴?
只是在目睹宇宙的起始, 對照生命的起源時,
才不禁驚歎每一位受造者的獨特
才不禁讚頌每一個新生命, 其實都是一個神蹟

那些生活的足跡, 此際逐漸清晰的活現眼前
一級一級的學行走, 那是小時候的我
一圈一圈的旋轉起舞, 那是童年的回憶
只是到了現在, 我才知道,
原來活著的每一個階段, 都是一個一個梯級的攀上, 直到通向天國的窄門
原來宇宙的運行, 生命的誕生, 都是圍繞著同一個核心, 同一道光芒來迥轉延展的
我看到了恆星的軌道, 又看到了細胞的分裂, 還看到了恐龍的時代
最後, 穿過了窄門, 我看到了你們, 我最愛最思念的你們, 在湧流的活水中再次交匯相聚

本性與恩典, 烈怒與慈愛
這是人的兩面, 也是神的兩面
父母都愛兒女, 是上帝愛我們的兩種方式
嚴厲的管教, 就如轟天雷聲, 好比火山瀑布
溫柔的鼓勵, 則是綿綿細雨, 如同溪澗巖洞
佛洛依德的戀母殺父情意結, 該隱對兄弟的嫉妒, 都是本性使然
然而, 只有恩典, 才讓我們去寬恕, 去接納, 去愛人如己

追名逐利, 捕風虛空,
正如那所一無所有的房子, 好像那幢空洞冰冷的商廈
信實慈愛, 永存萬有
必成那幅不盡不絕的地土, 定如那片一望無際的汪洋

人一切的勞碌, 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勞碌, 有甚麼益處呢?
一代過去, 一代又來, 地卻永遠長存
日頭出來, 日頭落下, 急歸所出之地
風往南颳, 又向北轉, 不住的旋轉, 而且返回轉行原道
江河都往海裡流, 海卻不滿, 江河從何處流, 仍歸還何處?

我不住的思念祢, 不住的要親近祢
我要稱謝你, 因我受造, 奇妙可畏
你的作為奇妙, 這是我心深知道的
順著情慾撒種的, 必從情慾收敗壞
順著聖靈撒種的, 必從聖靈收永生
但願我禱告來到祢跟前, 必蒙垂聽
阿門!

電光. 幻影 Facebook page

原文鏈接:The Tree of Life (生命樹) – 因我受造, 奇妙可畏,轉載請註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