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 » 電影 » 2017年度電影總結 前言 – 假使電影原來不像你預期
標籤:

2017年度電影總結 前言 – 假使電影原來不像你預期

 

About 電光. 幻影

曾留下追憶裏的情景,好比一場電光的幻影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2017矚目話題作多引起兩極喜惡反應,主流大片屢走偏鋒,吹捧神作現象接連,影迷們、影評們各執一詞,年首熱鬧到年末。一月先迎來《La La Land 星聲夢裡人》,暑期就到《Dunkirk 鄧寇克大行動》,是列入影史,或是嚴重過譽? 年尾兩部經典續篇的所謂銳意創新,十月的《Blade Runner 銀翼殺手2049》、聖誕的《Star Wars: The Last Jedi 星球大戰: 最後絕地武士》,是突破原有視野,還是打破金漆招牌? 或許註定的失望,是來自媒體將期望提升的後果,宣傳、噱頭、概念總比內容更重要。

先拋開不計《星聲夢裡人》劇情的缺陷,作為全片主題的音樂元素竟然如斯平庸。為一鏡到底而犠牲現場錄音,致使咪嘴、背景樂、聲效強弱失衡; 派對歌曲節奏與情緒不搭調; 動人的邂逅琴聲因著閃回片段交代而情緒中斷,而這還只是首三組戲份而已。《鄧寇克大行動》的聲音實驗實為噪音,重貝斯轟炸十分鐘是張力,維持九十分鐘就是單調無力。《銀翼殺手2049》欠缺情感流動,將原作還原為視覺盛宴,僅此而已,還少了對未來的原創想像。《最後絕地武士》傷害原系列更甚,聲畫配搭、平行時空處理之混亂、情節之硬滑稽與不合理,史詩不再,淪為小丑。

又見眾口一辭力讚《Baby Driver 寶貝神車手》的「神級」剪接,即音樂節奏與畫面動作的完美對應。首十五分鐘的過癮後,卻沒有任何層次遞進,重複上演後已無新意。柏林金熊得主《On Body and Soul 夢鹿情緣》談男女愛戀,只靠夢中牽連,兩人現實中如何相處或發展,影片並不關注,總之不能一起就無謂生存,跟《春嬌救志明》地震後玩自殺一樣兒戲。難道前者因為在遠方國度就是浪漫,後者草根市井所以就更不合情理? 春嬌畢竟還與志明經歷過如此多,情感重量不比生活中沒有兩三句交集的更大嗎? 威尼斯那座金獅同樣嘉許淡薄如水的愛情,因是2018年才在港上映,就不在此詳述。

女性抬頭是2017年電影的標誌,然而表面上看似由女主角強勢領導,內涵卻相反的作品也不在少數。像《Wind River 風河谷謀殺案》的 Elizabeth Olsen,作客冰天雪地,毫無用武之地,延續其編劇上回玩謝Emily Blunt之勢,讓雄性力量出盡鋒頭,女性不斷不熟地頭去闖禍,卻換來男主角一句虛偽讚賞。《Beauty and the Beast 美女與野獸》美其名找來Emma Watson 女權代表,又加插了她聰明設計道具當家務的智慧,然而這前設只消出現五秒,Beauty 始終只有beauty,後邊開鎖還是由他人拯救。《Nocturnal Animals 夜行動物》刻劃了Amy Adams 乍看名成利就、婚姻美滿的外在,揭到底牌卻被貶低其為愚笨殘忍之潑婦。最具爭議或是 Isabelle Huppert 所主演的《Elle 烈女本色》,本是型格象徵,被侵犯後還能逆轉定位,主導關係,然而文本始終要添一筆過去陰影,去嘗試合理化她的反應。前衛意識終歸讓位予政治正確,連最後一場戲都是留個位置給英雄救美。

過譽十大
《La La Land 星聲夢裡人》
《Dunkirk 鄧寇克大行動》
《Star Wars: The Last Jedi 星球大戰: 最後絕地武士》
《Blade Runner 銀翼殺手2049》
《Baby Driver 寶貝神車手》
《On Body and Soul 夢鹿情緣》
《Wind River 風河谷謀殺案》
《Beauty and the Beast 美女與野獸》
《Nocturnal Animals 夜行動物》
《Elle 烈女本色》

電光. 幻影 Facebook page

原文鏈接:2017年度電影總結 前言 – 假使電影原來不像你預期,轉載請註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