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 » 電影 » 2017年度電影總結 (一) – 頑強地投入便沒有錯
標籤:

2017年度電影總結 (一) – 頑強地投入便沒有錯

 

About 電光. 幻影

曾留下追憶裏的情景,好比一場電光的幻影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毀譽參半的最佳呈現]

假使電影原來不像你預期,就試著懷著一顆影迷的謙卑,來面對一年的觀影回顧。撇開對電影既定認知,放開身心靈去體驗新的說故事方式,自能找到另一種未曾感受的美。

市場定位與實際成品的落差,可以造成創作被誤解,並找不到合適的觀眾。《煙花應該和誰看》其實應改為《煙花》應該怎樣看。並不應看待為原著的動畫化,也不是《你的名字》2.0。莫名其妙的標籤,讓《煙花》備受不必要的抨撃。明明是新房昭之的個人風格,明明是SHAFT 出品,明明是御宅族向,岩井俊二與新海誠以外,其實有著更多的可能性,有著無限伸延的時空魔法。《Kingsman 皇家特工》首輯的受歡迎被證實為意外,兩段大屠殺的感官震撼被簡化為胡鬧娛樂的後果,就是第二集一切政治不正確的情節都被認真審視並批判。《A Cure for Wellness 藥到命除》因著影片長度,以及類型的跨越/超展開,內核包藏多少美學與理念,都被無視及被低估了。

《Jackie 第一夫人: 積琪蓮甘迺迪》明明像衝獎項而來的真人傳記,怎料一開場的詭異音色有如驚慄片突襲,預示了奇特的敍事結構,卻更貼合主角當時的思緒起伏。《A Ghost Story 再見魅了緣》並不是靈異恐怖鬼片,也不是浪漫愛情片,人鬼情未了只是引旨,延伸到時間長河,人短暫一生的愛,又算得上什麼? 白床單剪孔扮鬼很可笑? 原來可以很情深,很可憐,這就是電影的可能。《A Monster Calls 魔樹奇緣》由童書改編,卻有著灰沉色調,從悲劇中成長的故事,帶領主人翁正面迎向自身陰暗面,難以登上合家歡娛樂殿堂,卻有著同類題材不能企及的情感及思考深度。有趣在三片都談 Legacy – 人死後留下什麼,怎樣才不致於被忘記,而電影正是永恆盛載這三段記憶的載體。

追隨有跡可尋的作者,若其稍與從前方向不一,也會造成難以適應。《It’s Only the End of the World 愛到世界盡頭》看來如 Xavier Dolan 前作一樣吵鬧,然而在放大情緒表現的特寫下,Dolan所改編的文本將心聲埋藏,對話言不及義,只有通過鏡頭與選曲才有所透露剖白,考驗觀眾的耐心與細心,然而一旦情緒對準,共鳴一發不可收拾。《第三度殺人》根本不能看作是枝裕和的轉型,因為他仍是那個微觀人物的導演,電影縱有推理佈局,骨子裏仍是深刻探討人性,構圖細節仍是一絲不苟。

還有不能歸類的。像《On the Milky Road 牛奶佬魔幻戀曲》分作三個部分,風格割裂,其大樂隊繽紛樂主導鏡頭走向的方針卻是一致執行到底。只剩下婚禮前夕的喜慶,卻沒有不欲停止的真正傳統盛宴,出走歷險記下另一種轟烈狂戀旅程,也是作者隨遇而安的即興個性展現。《牛奶佬》尚且只是影展小喧嘩,《Mother! 媽媽!》所流露的自負才是媽聲四起,其場景調度的流暢,其尖銳的情緒爆發,其不欲被定性的狂妄,帶來自由寬廣的閱讀空間,批評者可以遠離,支持者亦會珍而重之。

顛覆十大

《煙花應該和誰看》
《Kingsman: The Golden Circle 皇家特工: 金圈子》
《A Cure for Wellness 藥到命除》
《Jackie 第一夫人: 積琪蓮甘迺迪》
《A Ghost Story 再見魅了緣》
《A Monster Calls 魔樹奇緣》
《It’s Only the End of the World 愛到世界盡頭》
《第三度殺人》
《On the Milky Road 牛奶佬魔幻戀曲》
《Mother! 媽媽!》

電光. 幻影 Facebook page

原文鏈接:2017年度電影總結 (一) – 頑強地投入便沒有錯,轉載請註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