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 » 音樂 » 我的年度港樂總結2017 – 歌手及專輯推介 (一)
標籤:

我的年度港樂總結2017 – 歌手及專輯推介 (一)

 

About 音樂. 人生

撐廣東歌,推介港樂。

2017的香港樂壇沒有大熱金曲,沒有上位新星,沒有年度大碟,但仍有精彩的音樂讓我們一再回味。尤其女歌手在容祖兒半退的狀態下競爭劇烈,從獨立到主流都有突破表現; 組合樂隊方面繼續是獨立天下,大唱片公司的墜落,造就遍地開花; 男歌手即使未算突出,依然有歌手交出自身最佳唱片水準。重溫2017過後,還看2018,港樂能否不再倚靠傳統頒獎禮來重拾公眾注目。

男歌手篇 – 林奕匡、陳柏宇、周柏豪、許廷鏗、胡鴻鈞、吳業坤、側田、夏韶聲、陳奕迅、符致逸

先從Sony孖寶講起,林奕匡可稱許為年度最多產、最勤力一位歌手,年頭一張《Songs of Love》唱不同的愛、年尾一張《My Taste of Life》唱享受人生,主題連貫卻不覺重複。他除了保持優美流暢的情歌、勵志歌旋律外,有沉重控訴的《查無此字》,也有輕鬆佻皮的《是日休息絕不工作》,展現他駕馭不同曲風的面貌。

而陳柏宇在頒獎禮上表現的豁達隨和個性,證明他是主流樂迷的最喜愛,當然實至名歸,不過音樂作品沒有早兩年的突破與豐富,值得一提是他跟林奕匡都在2017年拉埋天窗,林奕匡為自己寫了《難得一遇》《第一個早晨》,標誌著求婚的宣言與婚後的甜蜜,同時也為陳柏宇譜出《霸氣情歌》,兩者相比始終是我手寫我歌較真摰動容。

 

周柏豪同年亦締結美滿婚姻,也創作了《終於我們》來延續2013《我的宣言》公開示愛,並呼應了2011《天光》的歌詞。離開華納前的《One Step Closer》專輯與演唱會都是他一個階段的總結,充滿感激與回望。他決定走入公仔箱拍劇唱主題曲,意味著他未必再以音樂作品為先,然而《天網》至少證明了他原有的編監班底還在,且觀望其自主權可否改變樂迷「星夢出品,必屬罐頭」之見 (目前還不看好)。

與周柏豪命運逆轉的是許廷鏗,從大台出走華納,帶來出道至今最佳出品《神奇之旅》,展現其成長決心,風格變化最劇烈當數兩病症為主的《大雄胖虎綜合症》與《強逼症進行曲》,然而似乎未能完全擺脫昔日陰影,《根》《神奇之旅》就處於這種尷尬狀態,亦見於《藍血人》的演繹中,未能放開去盡。

 

星夢華納互換歌手計劃中,最大得益者竟是胡鴻鈞,不需跟於許廷鏗身後,主演劇集亦適時跑出,突然集合天時地利人和,本年度既有自選的《朋友身份》,也有電視劇點題兩首大熱,宣傳配套如錄像亦已具備,就差一張大碟應有的完整,仍然是東拼西湊。同樣超級巨聲出身的吳業坤,則始終是包裝高於音樂,合唱歌純粹取話題性,欠缺真誠,幸有自家作品《傷心到變形》當中的拿手自嘲補救。

以大碟的完整度、精彩度而言,男歌手代表非側田莫屬。《The Drug Called Music》是他出道至今的高峰,只是換不到昔日的流行與獎項。「嚐過勾結醜惡的世間 了解到何謂卑鄙」是歷練過有切身感受,才唱得出的有血有肉,而跟肥媽、DoughBoy、MOYAO的合作才見其即興隨性,是有多少年歌唱經驗都修不來的才華,像《Watch Out》的醉酒腔就不是歌唱家敢放進作品的嘗試。當然,懷舊也可以有格調,復古也可以舒服不需震音不需賣弄唱功,聽聽符致逸與Jim Lee,回到八十年代的情懷。

 

神檯級別又如何? 夏詔聲終於將其外星人傳說置放於音樂作品中,意外地不失對現代時勢的觀察,《2020 Arrival》有如訴說一個步向末日的故事,有神經質之處,同時有過癮的混音效果,有時想像力就是需要一點瘋狂。陳奕迅亦交出了全本土班底製作的國語大碟《C’mon in》,他早已不需要更多認同,可以不理會市場去專心所鍾愛的歌曲路線,唱的舒服,聽的亦自在。

音樂. 人生 Facebook page

原文鏈接:我的年度港樂總結2017 – 歌手及專輯推介 (一),轉載請註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