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 » 電影 » 「志明春嬌三部曲 – 是自然真實還是刻意設計?」的補充

「志明春嬌三部曲 – 是自然真實還是刻意設計?」的補充

 

About 電光. 幻影

曾留下追憶裏的情景,好比一場電光的幻影 - To Each His Own Cinema.

我為香港01周報寫《志明與春嬌》系列的文章已刊出 - 題為「志明春嬌三部曲 – 是自然真實還是刻意設計?」

現將因篇幅所限而刪去的部分 - 主要是整理彭浩翔過往作品脈絡 - 發表在此以作補充,讀者可先看這段落再讀周報。

"
彭浩翔一直以來的賣點都是玩小把戲,概念聽起來有趣,《買兇拍人》就將殺手與導演的工作放在一起,還把《無間道》改為偷食嫖妓版,《出埃及記》講女人組織以奇招殺盡男人,《維多利亞壹號》為樓價殺人等。然而一個橋段往往不足以貫穿全片,同一構思於電影重複運用,在沒有深度劇情推進或主題探討下,就會顯現疲態 – 像《出埃及記》《維多利亞壹號》就是不停展示不同殺害手法。即使在認真的劇情片類型,《香港仔》仍加入靈異片元素,又混入海洋生物與怪獸,縱本意為言志,卻無法融合成有意思的內容,劇情核心反而貧乏。

東拼西湊的拼貼類型似乎最能發揮彭浩翔所長,但亦註定其完整性有所局限。不過若然電影的方向是純粹惹笑,而取材來自地道生活,減少天馬行空的奇想,將其作品分割為不同短篇,就能維持其活力與創意。是以《破事兒》完全不需理會長片的起承轉合,每篇都圍繞日常瑣事,從小事上找笑話; 是以《低俗喜劇》以大學講座串起不相關而零碎的片段,集中處理被現實限制的困境 (找資金、語意不相通等),也能達致喜劇效果。

《破事兒》與《低俗喜劇》還有一共通之處,就都是在低成本下趕拍完成。《破事兒》面世之年,彭浩翔的野心大作其實是《出埃及記》; 《低俗喜劇》也是在他的合拍大片《春嬌與志明》同年的遊戲之作。沒有賣座包袱,卻有時間壓力,反成就他更生猛的靈感,愈不認真,愈是玩味,才愈見其才華。其首作《買兇拍人》何嘗不是在緊拙資源下完成?

彭氏另一創作特色就是多描繪男女關係,以及兩性相異之處,然而永遠不變 – 於劇本撰寫的部分,彭浩翔喜找來女拍檔合作,《大丈夫》的李敏、《公主復仇記》的黃詠詩、《伊莎貝拉》的彭秀慧、《出埃及記》的卓韻芝。彭浩翔筆下的人物特質其實是固定的,不同文本也是一個模樣 - 男人言語行為皆低賤,女人則表裏不一埋藏心計; 男人表面上有權勢,底蘊卻是女人掌控一切。不過幾部電影下來,角色豐富立體的程度皆可看出有所變奏,取決於不同合作夥伴的功力。

2010年的《志明與春嬌》正好結合上列條件與元素而生,始後也再難於彭浩翔身上複製。
"

另外,對於講述主角演出的自然,還有宣傳方向與實際成品的落差,同樣未有在正文好好發揮,也就此打住,有機會再詳談。

鳴謝 Written on the Wind(電影評論) 借出相片,亦在此推介這電影專頁給各位同好,相片中他的文章就在我樓上呢。

 

電光. 幻影 Facebook page

原文鏈接:「志明春嬌三部曲 – 是自然真實還是刻意設計?」的補充,轉載請註明來源!